五十斤猪肉

来源:betway必威登录编辑:汪忠杰发布时间:2019-06-04浏览次数:10

已近年关,南方人民开始准备年货,每家每户都在忙着宰年猪腌制腊肉,这对于南方人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腊肉是他们一年中不可少的美食。

  “杀个猪过年你硬是要卖肉,家里不吃了?”郑小兰说道,满脸的怒气,她两只眼直瞪着龙西,她的那两颗眼珠马上就要跳出眼眶。

  “卖了好多嘛,大姐讲她要么就卖了五十斤给她,这个猪那么大就卖一点嘛,你要吃好多嘛!”龙西坐在火坑旁捣弄着柴火,火坑中的火焰呼啸起来,发出隆隆的声响,三角铁架上的水壶的水也冒着热气,噗噗地将壶盖顶起又放下。龙西内心十分厌烦,但他不想多说些什么,因为他知道郑小兰总是会抓住一些小事不依不饶地说个没完,自结婚以来他俩没有一天是不争持的,而且总是在吃饭的时候说个不停,

就像是在进行辩论赛一般,但许多时候龙西都要哄着郑小兰,因为他知道自己

是无法和这个女人正面争论的,因为那毫无意义。

  “你就是怕吃胀憨了,杀个年猪你都要卖,到时候没吃的你再去找钱来买嘛,到时候我看没钱哪个卖给你。”郑小兰一边理着盆里的猪油一边吼着,声音也越来越大,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。

“是了嘛,我找不到钱,我卖了过年的猪肉,那是我亲大姐,我卖五十斤肉给她你都要说,你直接无法了。”龙西斜视了郑小兰一眼,把手中的铁钳重重地摔在地上,双手抱在胸前低头坐着。

  郑小兰看到龙西的模样更加大声吼叫起来:“这个猪是哪个养的,你讲卖就卖,你怎么不卖自己养的呢?”

  郑小兰的步步紧逼让这个男人的头颅不断地下,都快要触到地面上去了,她完全没给这个男人留一丝尊严,对话毫无商量的余地。龙西沉默了一会儿,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眼角已经湿润,这个四十岁的男人流下了泪水,他也想制止这个行为,但是他的眼此时已经脱离了神经的操控。

  龙西突然站了起来,用力推开门,又将门用力砸回去,听得一声大响;龙西头也不回往屋外走,沿着村寨旁的小道走去。

  “我看你今天要去哪里,吃完饭猪油也不帮忙理一下,还嫌我话多是吧,我做这么多活你就知道看呀。”郑小兰也来到了屋外,朝着小道方向喊去,但是龙西没有丝毫回应。

  “龙二,龙三”郑小兰侧身朝房间大声叫喊。

  “妈,搞哪样啊”龙二和龙三从房间跑出来,龙二问郑小兰。

  “一天就晓得在屋里睡着,什么事都不干,我看你们实在是太懒了。你们

快去看一下你爸去那里,他从小路去的,快去喊他回家来。”郑小兰对他俩说。

  龙二和龙三看着母亲生气的样子,吓得急忙逃窜,他俩沿着小路疾步

奔走,不一会儿就看到了龙西;龙西低头走着,非常迅速,哥俩急忙追上

来,跟在龙西的身后。

  “爸爸,你去哪里?”龙二问到。

  “你妈讲我把猪肉卖了家头不够吃,我去找钱,给你们买猪肉。”龙西的眼睛就像沾了辣椒水一样,泪水不停地往外冒,龙西不断用衣角搓揉眼角,天啊,他竟然在孩子面前哭了出来,这是多么丢脸的事啊;龙二和龙三就在后面紧跟着,什么话也不敢再和父亲说,他们从未见到过父亲这般模样,在他们的记忆中父亲一直是支撑这个家庭的强力柱子,是他们永远的依靠,他们不能理解父亲此时为何会变得如此悲伤脆弱。

  不一会儿郑小兰也赶来了,看着这父子三人停不住脚步,她也开始有点慌乱了,害怕龙西做出傻事儿,毕竟人急了什么都乱来一通,于是对两个孩子说道:“你们两个叫爸爸回家,抱着他,把他拉回家,快点,天都要黑了。”两兄弟一听,就顺势扑到龙西的腿上紧紧抱住,龙西这移不了脚步了。龙西看着身旁的两个孩子,又瞟了一下天空,此时太阳已经下山了,夜马上来临。这条小路十分窄,夜间可不好走,要是一不下心就可能摔到田里去,何况现在几人没有照明工具。

  “回家了嘛爸爸,天都要黑了。”龙三对龙西说。

  寒风开始在山间游荡,树上的乌鸦也不断叫,树上的叶到了这个季节也掉了差不多,枝丫在风的吹动下相互碰撞,黑暗正慢慢亲吻人们的脸庞。

  龙西看着身旁的两个孩子,担心晚上走夜路回去不安全,内心也十分纠结,但他又不愿就这样放下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。最后他还是出于一个父亲的角度带着孩子回了家,郑小兰就在他们后面一直跟着,在回家的路上彼此没有一丝交谈,静得让人窒息,脚步声呼吸声无比清晰地进入耳中。

  来到了家门口,两个孩子都朝房间走去,郑小兰回到了火坑旁继续理着猪油,龙西拿了一个凳子到客厅坐着。客厅中放着用盐腌着的猪肉,大大小小也有二三十块,龙西直盯着客厅的猪肉,他此时的内心就如外面的天一般灰暗,想的全是那五十斤猪肉,他始终不明白,为什么五十斤猪肉就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影响,为何生活中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总给他带来困扰,难道这就是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承受的吗,这一切已经让他的头上有了丝丝白发,他也不止一次对着镜子感叹自己苍老的面容。

  夜悄悄来了,村里的其他人都已进入梦乡,郑小兰也已经理完猪油到卧室睡下了;

深夜里没有赞歌,也没有上帝带来的慰问,客厅灯光下只余下五十斤猪肉带来的忧伤。

  有的时候在贫困面前,尊严是不敢谈及的,就像现在的龙西一般,一个高大的男人也会

被五十斤的猪肉辱没,但是也毫无办法。此时这位独坐灯光下的人,是一位丈夫、一位父亲,是一位理屈与五十斤猪肉的男人。

  岁月静好,五十斤猪肉总会找到,切莫再添白发,再添忧伤……


数字校报

 

最热文章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